匪渡

灵能公测了!!!

冲冲冲!!!


p1是写生

p23是临莫奈

タピオカ(2)








  ——御目通り ありがたし,得此一见 不胜感激,


  ——闇雲に舞い上がり上滑り,莽撞雀跃 肤浅轻率,


  ——虚仮威し(こけおどし) 口ずさみ,外强中干 小声哼唱,


  ——うろたえに軽はずみアホ晒し,惊惶轻浮 装傻充愣,


  ——愛しいその声だけ聴いていたい,我只想听听你那可爱的声音。






       空气好重,大事不妙。


       有点玩脱。


       灵幻新隆有点被吓到。那个男人虽说听了他的话有点不太自在,但还是带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压迫感走过来。


       好像完全没有起到作用一样啊。


       他从来都不是个有意向在肢体类活动上占上风的人。在学校的体育课也都是能混则混,用惯了嘴就真的不愿意动腿了。


        他看着白背心的男人一步步缩减他们之间的距离,往后撤了一小步,表情松松脱下严肃的壳子,挂上了一个能把店里的灯给晃掉的笑。笑的可以啊新隆,他给自己打气。


         说点什么,快说点什么啊。


        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已经半举起来了。


“先生——我收回刚才的话。”白背心男人停在了两步开外,嘴角扯起了一个嘲讽的弧正准备开口——“我想,不如我们出去约吧。”灵幻顿了顿,他抢在男人再次试图张口之前接着说:“毕竟这里还是奶茶店啊,难道您喜欢沙发play吗?这个我虽然没关系但是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啊?您明天还要做生意今天却和我在这里做,明天真的不会想到今晚吗?”


          灵幻新隆把手伸进灰色西服外套的暗袋,白背心的男人明显紧张起来,两步并作一步欺近,就势把灵幻扑倒在地。灵幻的右手被他摁在前胸,空着的左手胡乱去抓男人的脖子。


          灵幻新隆在这个时候突然注意到男人身上带着一股烟草味,不是他常抽的温和的味道。侵略性很强。


          我为什么现在还在想这种东西?


          “我只是想拿安全套而已,先生这么着急吗?掏枪也得有措施啊。”


          “你给本大爷闭嘴!老子不喜欢男人!你快给我滚!”白背心男人嘴里嘟嘟囔囔骂得不干不净,他半跪着站起来,气息有点不稳。灵幻的左手抬起来打算再揩一把油,胸肌真棒,不摸白不摸。


            啊,摸到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他成功的把那个男人的酒窝逼得更红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手感真好。



上午和下午


油画大哥夸我有天赋了我永远喜欢油画大哥!!

这两天的画,2未完成

岛崎辉的切入角度

今天早上醒过来,突然想到岛崎辉这一对的描写可以从年龄差入手,且有很大挖掘空间。


年龄差所带来的应该是:


一.岛崎至少有十多年的经历不为辉气所知

可以大量展开辉气的心理描写:


1⃣️交往中:那种突然不知道岛崎究竟是什么人,以及在关系中产生的陌生感与不信任感


2⃣️未交往:强烈的不确定感与无力感,不敢承认感情或者产生“我还是小孩但对方已经是一个有很多过去且我没有参与的成年人”


可以加设定如辉气发现档案之类的,后期二设if线


刀的话,岛崎并不会给出正面回应,问题加深

糖的话,岛崎正面回应以及通过一些行动而非言语来进行许诺


二.二人行为习惯上的差异


可以写日常,一个生活能力可能较弱的成年岛崎,一个生活能力较强的未成年辉气,是有趣的反差。


要写出年龄层次感。



想到别的再补充好了,现在还不太敢写岛崎辉这一对。

油画1未完成

水彩练习1:满船清梦压星河,

参考图片有